跑兔小说-米读小说-米读小说 读苏童小说《米》人格的被践踏,是走向生命毁灭的开始、米读小说

跑兔小说

当前位置:跑兔小说>资讯>

米读小说 读苏童小说《米》人格的被践踏,是走向生命毁灭的开始

发布时间:2019-07-01 06:02 来源:饼子啃书 关键词:米读小说
米读小说
原文标题:读苏童小说《米》人格的被践踏,是走向生命毁灭的开始
原文发布时间:2019-02-21 21:06:42
原文作者:饼子啃书。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头条号【饼子啃书】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如果您是本文作者,不希望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米读小说

苏童的小说有很多都被改编成了电视剧和电影,比如《妻妾成群》就被张艺谋改编成了《大红楼高高挂》,他的这部小说《米》就被改变成了《大鸿米店》,我没看过影视剧版本的《米》,因为两者本身就代表着不同的两种艺术表现形式,同时在表现主题和内涵上,文字艺术和影视艺术又会有所不同,比如《白鹿原》和电视剧版的《白鹿原》表现的内容就完全不同,因此我这篇内容仅限于对小说的解读和理解,如果与影视剧有偏差请以小说文本为准。

读苏童小说《米》人格的被践踏,是走向生命毁灭的开始

整部小说,从一开始讲的是一个叫五龙的流浪汉,因为老家发大水,所有的水稻被淹没,因为没有了粮食就选择逃荒出来,他搭着一辆运煤的火车到达了南方的一个城市,在这里我们有必要对照小说的结局部分,故事的结局是五龙通过做帮会挣下的钱,买了一车皮的大米,重新返回家乡,最后也是因为自己早就得了脏病,终归没有如愿的回到故土,而死在了火车上北上的途中,一黑一白的艺术对比,刚来这个城市的时候,是搭载着运煤火车,这个是黑色煤,而返乡的时候,换成了一车大米,是白色的米,这是作者运用的艺术表现手法,从而对照的是五龙这个人,从开始逃荒一个一身清白的流浪汉,到返乡的时候,一个无恶不作的黑恶棍,人是由白而变黑。

而故事的主要部分就是这个人是如何从白变黑的过程,我们继续往下看,当他因逃荒而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他第一次踏上这个城市的土地,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个死人躺在街头,这个死人也许就是一个象征,象征着这个城市是一个死亡的城市,与之对应的就是在故事结局部分,他站在屋顶上俯瞰这个城市,如同一个棺材一般的吞噬生命,一前一后的照应,作者抒写的就是一个关于毁灭的故事。

我们继续往下看,他因为看到了死人而感到恐惧,加上两三天没有吃饭,于是碰见一群码头帮会人员,想讨一点剩饭吃却,码头的帮派人员却以践踏他人格的方式,哄帮会成员开心,这也许就是五龙从白变黑的开始,他从这里开始心里就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其中一个帮会人员就是之后被五龙以借刀杀人的方式除掉的阿保。

读苏童小说《米》人格的被践踏,是走向生命毁灭的开始

之后他到了一家米店门口,因为家乡的水灾造成对米的毁灭,因此他心理上对米有着一种无法释怀的情感,最终也在心理上形成了隐形的伤痕,于是他决定要留在米店,米店的老板姓冯,有两个女儿一个叫织云一个叫绮云,织云是和码头帮会老大在一起,在家里一直受到父亲和绮云的挖苦,绮云是其妹妹,在米店打理生意,织云就无所事事,整天与那个帮会老大六爷在一起。

因为织云的怜悯,五龙得以在米店安身,但这个决定也受到绮云的反对,因此五龙在米店工作的时候,受到了绮云和冯老板的歧视,因为这种歧视,加上五龙刚开始受到帮会成员阿保的人格践踏,让五龙的仇恨得以继续的生长发芽,直到仇恨淹没了五龙原来的本性,由白变黑,从此开始他不断的进行报复,首先是阿保,接着就是占有织云,然后就是吓走与织云相好的帮会老大六爷,直到霸占了绮云,当上了整个码头帮会的老大。

通过霸占绮云,五龙掌管了米店,并且生下了两儿一女,因为心中一直充满了仇恨,这个仇恨又被带到了五龙的下一代,儿子把自己的妹妹用大米活埋,因为仇恨,兄弟与妯娌之间也因此没有了情感基础,五龙因为仇恨,也始终不能融入到这个米店的生活中去,可以说小小的米店,所有的人都因为仇恨而无法进行情感的沟通,相互之间也没有任何的信任和理解,最终就如小说中说的那样,城市如同一个棺材在不断的吞噬人的生命,所有的人都如一具行尸走肉的尸体。

五龙最后也得上了脏病,在即将死去的时候,他说要返回故土,于是买了一车大米,他载着这些大米,憧憬着自己锦衣还乡的愿望,但最终还是死在了火车上,儿子连他嘴里的金牙也抢走,作者也以此作为了故事的结局。

读苏童小说《米》人格的被践踏,是走向生命毁灭的开始

整个小说的结构就如米雕一样,虽然小,但是在一个小小的米粒上却雕刻了极为细致的图案,从火车来到城市作为故事的开始,又从火车离开城市作为故事的结束,一个非常对称且开始与结局闭合的结构,文本的结构又与小说的内涵高度的契合,从主人公五龙的白变黑,到最终的生命结束,从仇恨的发芽,到被仇恨毁灭,都是以这种起点既是终点的闭环结构完成故事搭建。

除了在结构上,我们欣赏作者对作品的这种构思之外,还会通过米的隐喻来完成对欲望的理解,五龙从农村来到城市,是为了满足“食”的基本欲望,也是人之生存本能,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他为了吃,被阿保贬损人格,让他喊兄弟们为爹,这也许就是五龙认为城市就像一个棺材的主要原因,这也是他们所处的那个年代,一个历史的侧面,作者选择的时代背景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左右,城市对人的吞噬首先是从人格的践踏开始,当五龙因为人格被践踏,仇恨就开始生长,人性就开始堕落,这是作者对人类生存的一个哲学追问。

读苏童小说《米》人格的被践踏,是走向生命毁灭的开始

除了这些,最让我触动的还是五龙始终一颗没有安定下的灵魂,我们在小说的文本中多次的看到他如梦境般的仍旧在火车上流浪的梦幻,这是一种孤独的心灵,因此五龙始终没有把城市当成自己的归宿,他眼中只有除了仇恨就是一种没有任何归属感的心,这种归属感的丧失,也许就是因为五龙从小的流浪和大水对土地和粮食的毁灭,给他心灵上带来的创伤,随之当他进入城市,又受到人格的踩踏和贬损,最终让他的心灵受到了戕害,产生了无法愈合的灵魂伤痕。

于是他进行了报复,并且不择手段的进行“霸占”这种霸占就是一种人性扭曲之后的恶果,他霸占人,他霸占店,这是他进行报复,同时也是他试图进入城市的一种途径,当对食的满足之后,就开始对性的侵占,最终又因此而走向生命的毁灭,暗示了五龙一生最终一无所有的命运结局。

文:饼子

欢迎关注,和我一起读书!


正文完,原文标题:读苏童小说《米》人格的被践踏,是走向生命毁灭的开始
原文发布时间:2019-02-21 21:06:42
原文作者:饼子啃书。

米读小说 米读小说

猜你喜欢

热门话题